LKAGAMIS

二次元ONLY

雨天


雨天,讨厌。
明明再走不到二十分钟就到家了,降旗忍不住抱怨着突然而来的大雨,左跳右跳的避开迅速积起来的积水,终于找到一处勉强能避雨的地方。降旗拍了拍身上的雨水,拿下头顶上的公文包擦拭着上面的雨水,却感觉好像还在有雨……雨滴打上从墙头伸出来几支蔷薇的藤蔓沿着交错的翠叶一蹦一跳落在了绿枝下棕色的头顶上。抹掉落在鼻尖的水滴,降旗侧身看到这面墙转过去的地面有比现在的落脚处更宽的面积还干,三下两下瞬移到另一面墙边后,降旗舒了口气,这下应该可以好好等雨停了。

雨天,喜欢。
虽然是这样,但是对突然袭来的大雨还是稍微有点无奈,也不是少年时可能会冒雨就走,不过自身也极少会选择那种狼狈的方式。比较幸运的,大概就是刚好走到这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吧。赤司靠向身后的白色墙壁,看着路面不停溅起的水滴,好久没下这么急这么大的雨了吧,稍微有点怀念这种强烈的碰撞的感觉。慌乱匆忙的逃离一般的人和车在眼前穿过,凌乱的声音渐渐淹没在越来越大的雨声中,赤司就像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一样,除了雨。众人皆醉我独醒吗?用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吧,赤司笑笑,身后的墙壁传来些许凉意。

然后,这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停的样子,要怎么办呢。
望着天空,准确来说是雨幕发了一会儿呆,降旗有些无聊的将公文包甩到头上顶着转,沾了些雨滴的发丝在潮潮的公文包的摩擦下变得更加凌乱。不安分的脑袋蹭到身后的墙壁,有些冷,稍微站直了身体,降旗这才开始仔细的去看这小段“屋檐”下另一个避雨的人。并非是迟钝到现在才察觉旁边还有人,只是,嗯,非要说的话现在路上基本没什么人了,雨又不见停,走不了挺无聊的,而且旁边的人从自己过来开始就跟没发现自己一样超级安静,明明存在感挺强的自己却差点忘了还有人……。降旗从那个人的偶尔会被溅到两滴雨水的脚开始,视线一步步上移。木屐——看着就冷,和服——好像很不错,这人穿着挺合适啊,靠着墙有点冷吧兄弟,身高好像和我差不多,头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种红色……,脸——精致,嘛~很帅……等等!脸……,一路打量着身旁的人的降旗在对对方的颜做出‘高度评价’之后,眨了几次眼,真希望自己看错了……久违的感觉让降旗颤抖起来,这不赤司吗!!!!
感觉到来自身边的某种强烈的‘波动’,赤司从有些放空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瞥向身边的‘波动’来源,这人,在干嘛呢,赤司忍不住奇怪身边这个看着自己好像在发抖一脸惊恐的人,顶在头上的公文包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滑稽。背脊有点冷了,赤司刚一动准备站直离开墙壁就明显感受到了旁边的人更大的动摇。我做了什么吗?赤司好奇的看向旁边就跟见到狮子的吉娃娃一般的人,额,这感觉怎么有点熟悉,有什么场景和这个状况有点相似……,赤司认真打量起这只‘吉娃娃’,这人……虽然脸部轮廓变得明显了一些,看着成熟了一些,但他不就是高中诚凛篮球部的降旗君吗?
“降旗君,好久不见。”没想到被赤司察觉更被认出来,还被礼貌的打招呼,降旗慌张地拿下头上的包转向赤司,“好,好久不见,赤司君!”赤司险险避开降旗过度的鞠躬凑到面前的脑袋,却忍不住因那搅成一窝的头发轻笑出声。降旗有些疑惑,忐忑的望着赤司,赤司抬手止住笑声,“抱歉抱歉,只是你的头发……”“诶?”降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啊……”降旗有些尴尬的赶紧用手去梳理自己的乱毛,偷偷看了眼赤司,看到赤司并没有嘲笑意味的笑着看着自己,不知怎地心里像是被某种柔和的东西安抚了一样,变得轻松起来。这样一个小插曲过去之后,两人之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只有雨还在不停的下。
“降旗君是下班回家?”闲着也是闲着,赤司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虽然降旗没有了开始那种夸张的紧张感,但是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想跟自己说话的样子,果其不然一开口就又看到他抖了一下,赤司有些失笑,却也没往心里去。“啊?嗯,是!”就跟被上司突然问话一般,降旗紧张的回答完,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总觉得自己就这么不再说话不太好的降旗,鼓起勇气开始向赤司搭话。“赤、赤司君也没有带伞吗?”刚问完降旗就觉得被自己蠢哭了……“嗯,是啊,现在困在这里走不了稍稍有点头疼啊,降旗君看起来也是没带伞走不了呢?”看赤司并没有因为自己刻意的找话题还认真回答着这明知故问,降旗为自己之前面对他的害怕和之后想要赶紧离开的想法有些自惭形秽,赤司君又没对自己做过什么,额,火神的那件事也不算是……更何况那么久没见过了,被人那么防范着感觉肯定很不舒服吧却没有在意还这样平静的和自己说话。“是啊,离家明明没有多远了,却被困在这里……,对了,赤司君呢?你……看起来不像是下班回家的样子……?额……难道说赤司君住在这附近??”自觉有些愧疚的降旗侧身面对赤司,认认真真和他说起话来。
赤司确实没在上班,只是刚好比完最近的棋赛,有了空闲时间,想出门转转,竟没想遇上大雨,再遇到降旗也是意外。短暂的交谈过程中知道了原来对方和自己的住所相隔也并不是太远,准确来说的话,大概是一个十字路口的一边直角吧。但因为降旗去上班的路刚好和自己常走的路相反,所以两人都在这附近住了不短的时间了却从来没有碰到过。不过,要是没有这场雨的话,也许就算在一条街上走过也不会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对方吧。
就这样闲聊着,又等了许久,路上基本都没有人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降旗再次将公文包顶到了头顶,无奈的看着天空,“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才停啊,真讨厌……”。“是啊,虽然喜欢下雨,但这样下去也确实很困扰呢。”赤司也有些为难的附和降旗的抱怨。“啊啊!干脆就这样冲回家好了!反正衣服也有些湿了。”自暴自弃跃跃欲试的降旗从头上拿下甩到身后的公文包在墙壁上发出闷闷的碰撞的声响。“嗯……没办法呢,也着实不想麻烦谁来接,只是下个雨而已。比起这个,降旗君,你包里的东西没事吗?听着好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了。”听赤司这么说,降旗疑惑的打开自己的公文包,“应该没有什么啊……虽然这几天是感觉比往常要重了一点点……”不过自己只塞了文件和一些其他小东西而已,刚刚那声音是怎么回事?降旗疑惑的翻到公文包的最底下,摸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东西,拿出来之后,降旗不禁傻了眼,“……伞?!!!诶!!!!!”,人声终于盖过了雨声……

降旗的住所是一栋普通但视野还不错的公寓的一件,附近也有超市银行倒也还是方便,自己当初选择这个城市的这个小镇居住,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比较宁静,另一方面自己也是对生活很实际的人。降旗的房间虽然有些乱,能看得出早上是匆忙出门的样子,但除此以外倒也还好。“赤司你随便坐着,有些乱,我这就收拾一下!”降旗将雨伞晾好顺手收拾着散落在地上的书本和两件衣物,有些羞赧的邀请赤司进屋。赤司溅上了很多雨水的脚走在降旗房间的木质地板上,感到一阵凉意,“啊,赤司君你要不直接进浴室去洗个澡吧?这样凉到感冒了就不好了。”降旗回过身看到赤司冻得有点紫红的双脚,急忙向浴室走去,“诶?啊,不……”“我这就去给你放热水,衣服我之后就找给你,我们体型差不多,……额,赤司君你没洁癖吧?”赤司没来得及拒绝,听到他这么问之后愣了愣反而笑了,“没有,谢谢你。那就麻烦降旗君了。”这么明显的好意和关心,不用坚持着非要拒绝不可,而且,好像真要打喷嚏了……自己还记得曾经和自己对战的他样子,理应当让他先去洗澡,但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拒绝的吧,与其推脱半天,还是就这么接受,迅速搞定实际一点。见赤司应下也进了浴室,降旗给他讲完浴室用品之后,放着水就赶紧出去准备衣物去了。 “你回来啦?”降旗刚进屋把门关上,就看到赤司在玄关前,出来工作后开门有人在家等着的情况基本没有,更何况还是赤司,感觉有点奇妙,降旗愣了一会儿,然后抬起自己的手表看了看时间,“赤司君怎么已经洗完澡了??我出去很久了吗??……咦?赤司君怎么不多泡一下呢?你穿得有点薄,脚又一直凉着……”“我可以了,水很热乎,倒是你,明明就淋过一会儿雨,这是又跑到哪里去了,赶紧进去洗澡吧”不等降旗说完,赤司拿过降旗手里的东西,将他直接推进了浴室,本来就受了降旗人情,要是最后降旗反而生病了怎么行。“诶?等等!”降旗的声音被阻隔到了玻璃门后,“唉……那赤司君我拿一下衣服可以吧?”在赤司的催促下,降旗拿好了衣服乖乖洗澡去了。赤司将降旗买来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发现竟然是一些蔬菜。降旗的用意不用想就知道,再在这里叨扰也不太好,但是就这么走了更加不礼貌吧,而且都还没有好好向他道谢。结果赤司还是只好接着看那个还没有降旗这个人有趣的搞笑节目…… 最后还是在降旗家吃了晚饭,味道还说得过去,据说当初火神教他们那个学姐监督的时候自己顺便也看着学了点,因为有时候老妈不在家,老哥更别说了,总吃泡面也想换换口味……现在能应付好自己的生活感觉还是不错滴——此为降旗原话。而那把伞到底怎么回事,结果到最后都没搞清楚。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赤司想着今天的种种,不觉笑起来,“雨天,果然还是很喜欢。”

毕业礼物THANK YOU!

赤司还是画得不太好还礼还望喜欢~

沙20140625

差点忘了……赤司衣服是降旗的=v=

给的大樱生贺图借用,画力亟待加强

现在心里很烦躁,不过这也是长久以来自己造成的结果,但是不管是认识你也好,喜欢上你也好,从不后悔,深深感谢着与你的相遇。那段心不知在何处的日子,跌落悬崖迷失自我的日子,从"不是想成为,就是要成为啊"那一点零星之光让落入深海的自己一点点试图睁开双眼,想要看看你带来的光明。令人羡慕的那勇往直前的精气神,青春,青春,青春,你几乎在用自身来不断重复着这两个字。

光……确实呢,和光一样,太耀眼,太耀眼,但似乎,又很温暖,很温暖,我若抬起头仰望你,也不必担心那道光会灼伤我的眼。我仿如一具落入海底,在那些不触碰就连泥泞都不会漂浮的海沙之中浸泡已久的尸,眼开始恢复一点光,因为渴望着这似乎能让自己‘活’起来的光,开始艰难的动了动手指,抬起手臂,带起淤泥滴落面庞向你伸去,纯净,纯粹的光。身体开始不断动着,一边想着怎么可以接近你,却又忍不住受到吸引,身上还没有去掉那一层早已腐坏的躯壳,太沉重太沉重。

我总在遗憾没能在最好的时光遇到你,没能早一些,没能更晚一些,而在我思维也好,躯干也好,静止腐化的时候遇到你;没能在自己还有青春,没能在自己更加成熟,而在放弃了思考心如死水一般的时候遇到你。但我深深感谢着这遇见,这不知不觉的喜欢,不知不觉被照亮,不知不觉被拯救,有点……活起来了。

如今我在害怕的事情,是不能够给你热情,败坏了的身体,一点点上浮,零零落落剥离得只剩中心在勉强跳动。水压好大啊,在游到水面前我还能存在吗,还想再靠近你一点,只用最后的一点跳动的心也好,心里的这份烦躁不安却成了最大的阻力,臂力尽失,快要游不动了……

还想,再看你,久一点。

my 火神君。

by 沙子。

【黑子的篮球】【赤降】视网膜效应

  CP:赤降,无明显攻受,纯清水。极短篇。
  2014.04.12赤降日快乐!!  
   
       视网膜效应,简单地说,就是当自己拥有一件东西或一项特征时,我们就会比平常人更会注意到别人是否跟我们一样具备这种特征。
         
       当赤司征十郎第五应该是第六次,每次都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看到降旗光树时,他不得不承认就算不是自己的东西或特征也会产生视网膜效应。
         
        赤司穿着正式的西服,有点分心地听着秘书转达父亲对他提的各种任务,“那么平的地还差点绊跤,是在干什么啊”  微微一侧头便看到了最近频繁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身影。几不可察的笑容让秘书愣了一下,侧眼看向没什么人的窗外,不知道是什么让每次来见他父亲都很清冷的赤司少爷有这样的表情。
      “就是以上的内容了,赤司少爷。”“嗯?”赤司回神,有点疑惑地看向这位已经在父亲身边工作了近10年的秘书,“余下的内容都已经为您整理好了,之后您自己安排吧。”秘书一如往常的面带微笑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赤司。
      “辛苦你了,”赤司接过后翻看了两下,虽然想问秘书是怎么了,之前都会说上现在的几倍时间,不过自己本就不想多在这里呆下去,能早点离开自然最好。“另外,不用叫我少爷。”赤司边说着迈步走向特别接待室的门,“…是,赤司先生。” 秘书向着已经变得成熟稳重的背影微微鞠躬应道。
       
        赤司出了父亲公司大楼,路过降旗之前差点摔倒的地方,停顿了片刻,又忍不住想笑,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前行。心情有点好?嘛,也许吧,承认也没什么;坐电车回去吗?不了,也并没有太远,多走走对身体好,还环保。也有些惊讶于自己的思绪太轻松,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
      
        第一次看到降旗是什么时候?有点模糊了,似乎只是一闪而过?穿着一身深色西装,几年不曾见过面,各自都已褪去年少的模样,要不是他惊慌的样子,自己大概也不会认为那人就是他吧。对了,他是因为什么惊慌来着?哦,那个时间一般的上班族都该进办公室了吧,时间观念还不足啊降旗君。
        第二次见他,只是刚好眼睛有些疲劳,想出门走走,天空已经有些昏暗,踱步到街头,对面转角拎着公文包的棕发青年不是他吗,正在吃的是包子吧?一天工作下来晚饭之前确实挺饿,嘴里包太多又差点被烫鼓着脸边嚼边呼气的样子有些滑稽,但那满足的神情却是让人有些羡慕了。单纯,因为自己也还没吃晚饭吧。
        第三次,是穿便服的他,参加完将棋比赛回来的路上,坐的车经过离自家还有些远的小公园,午后车流量太大,慢慢行进中远远瞥见已经有点印象的身影,教小孩打篮球吗?很缠人,看上去有些困扰,不过,似乎也挺开心的。也是时候该抽个时间出去运动运动了。
        ··· ···
    
        现在上班还会迟到吗?
        喜欢吃的包子是什么馅的?
        教的那几个孩子学得怎样了?
        ··· ···
    
       下一次,又会在什么时候在哪里见到他,而他又在做什么?稍微,有点好奇了。

     
       

       视网膜效应……吗?绿灯亮起,走在斑马线上的降旗看着视线里渐渐走远转进一家书店消失,身着和服的赤发身影,脑子里回想起前两天搜索出来的词。……我这是眼睛里进了赤司君吗?

 

      

       轰隆隆,突然倾盆而下的雨水,将谁推到了谁面前。

        

       从此眼里全是你。

 

       

       END。
        
      【写得太紧急,发出来就晚点了……

      【赤司君与降旗君一起变得幸福吧wwwww    
         

 

 

手毁赤司............